關於部落格
心情雜記
  • 21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音樂神學

    神學是一個人在基督的信仰裡,並從聖經裡上帝的話語為根基,有他的信仰反省與實踐行動。神學不應該僅是一個人的想法,因為思想或想法是抽象的,表現在行動上才看得見。也就是說,神學是思想與行動相互影響並展現的,是看得見的。

      就音樂來說,許多作曲家在他們所寫的曲子中表現出他們的神學想法。我常常在音樂當中,聽見也看見這些作曲家的神學。單以人生命的結束來說,舊教是安魂彌撒,在新教稱為告別禮拜。可是不論是新舊教,談論生命結束就有很大的不同。安魂彌撒曲(簡稱安魂曲)Requiem原來的意思是安息,人安息在上帝的懷裡。但是傳統的安魂曲中卻有一段很長的歌詞在說末世的審判,這一段歌詞作曲者可用可不用,但是通常會採用。以三首出名的安魂曲來舉例,分別是:威爾第的安魂曲(Verdi)、佛瑞的安魂曲(Faure)以及布拉姆斯(Brahms)的安魂曲。

       威爾第(Verdi)強調末世的審判。他用了超過一半以上的份量在寫主耶穌再臨時要以上帝的公義對所有的人進行審判,音樂中充滿了上帝的震怒與人們的顫動害怕,甚至人們恐懼地祈求禱告上帝的拯救,最後在懇求主耶穌的憐憫結束。上帝的審判令人害怕,人們要警醒在世上的生活,不過一切似乎看不到光明,只有上帝的震怒。

      佛瑞(Faure)把人帶進天堂。佛瑞在末世的審判上著墨不多,音樂也安祥很多,他使用比較優美的旋律,安靜的聲響,認為人是有盼望的。所以雖然經過上帝最後的審判,人們也呼求耶穌基督的憐憫,祂就憐憫,最後得以在天堂與基督一同坐席。佛瑞將人的安息是放在永遠的盼望-天國,人最終的目的是被上帝接走,真正永遠地安息在上帝懷裡。他的安魂曲裡有盼望,人是朝向一個終極目標前進。我認為佛瑞這個想法和莫特曼有點相像,就是人在上帝裡是有盼望的。

      布拉姆斯(Brahms)則與這兩位的想法完全不同,他認為告別禮拜或安息彌撒是上帝要對活著的人說話並給予安慰。因此,他採取了和以往安魂彌撒完全不一樣的方式:他自己挑選聖經裡的經節,並且使用德文來唱。他認為使用德語的人應該要用自己的與語言來唱出自己的信仰,而且舊有的拉丁文歌詞不具有安慰人的功效。例如一開始他用馬太福音5:4:「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他明白地指出上帝會安慰活著的人。曲子最後他用啟示錄14:13:「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做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這些作曲家以自己思考過的信仰想法,以作曲的方式展現出來,透過上帝給他們的恩賜,跟別人分享信仰,帶領人認識上帝。所謂音樂,是與人形影不離的;所謂神學,是與人形影不離並且內住在人裡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